CCM All Stars 40. The History of Dove Awards

【訂閱收聽】頻道最新上架:點選Logo即可

👉【訂閱收聽1.-手機訂閱】

 

👉【訂閱收聽2.-其他訂閱】
其他使用者請下載並登入App “Anchor”,搜尋「花園裡的光合進行曲」即可收聽。
按下節目頁面上的星號,成為您喜愛的頻道即可。https://anchor.fm/seekye

鴿子獎最初由福音歌手和詞曲作者Bill Gaither在1968年的GMA福音音樂協會董事會會議上,率先提出這個構想。當時GMA也才成立4年,身為致力推動福音音樂的組織,Bill Gaither靈機一動,想到:那我們應該成立一個自己的音樂獎才對啊!讓這些致力為上帝發光的福音歌手們,能夠在這個獎項得到肯定,也被更多人看見!

該獎項由鴿子作為象徵的想法,也歸功於Bill Gaither,而獎項本身的設計與規劃,則歸功於福音歌手Les Beasley,老南方福音團體Florida Boys的主唱和貝斯手(已於2018年過世)。首屆GMA鴿子獎於1969年10月在田納西州孟菲斯的Peabody Hotel皮博迪酒店舉行。而Bill Gaither自己也贏得了當年第一屆Song writer of the year的獎項!

至於當年的福音音樂聽起來如何呢?我們一起來聽第一屆Song of the year得獎作品,Jesus is Coming Soon。

1971年,獎項轉移到納什維爾。但才剛起飛的鴿子獎,卻在這時鬧了一次風波,居然發生灌票事件!那就是1971年第三屆GMA鴿子獎,由於南方福音團體Blackwood Brothers的明顯灌票而被認為無效,至今這一年仍不被GMA視為正式頒獎年。

到底怎麼回事呢?

由於當時GMA福音音樂協會還處於起步階段(成立僅7年),元老成員們非常想拓展音樂圈人脈,在1970年全國四重唱大會National Quartet Convention (NQC) 期間,GMA積極聯繫了許多音樂人的經理,希望能有更多音樂人加入這個組織。

1971年鴿子獎典禮結束後不久,兩位福音歌手J. D. Sumner (Stamps Quartet)和Paul Downing (of the family group)帶頭提出指控,聲稱鴿子獎發生了投票違規事件!他們宣稱Blackwood Brothers 的兩名成員Cecil 和James Blackwood擅自讓自己的朋友加入GMA成為會員,並建議這些新加入並擁有投票權的會員投給自己,而且不止Blackwood Brothers入圍的類別,連他們沒入圍的類別,這兩位仁兄也會給予投票的「建議」,企圖影響整個鴿子獎的投票結果。而Blackwood Brothers只承認讓朋友加入協會,但對於是否影響投票,並沒有提出說明。

 

雖然整件事並沒有違反法律或協會的規定,但有人便質疑,這一年的獎項有失公平競爭的原則,失去了公信力。於是福音音樂協會在當週就宣佈,1971年的頒獎無效,隨後修改了投票規則,避免類似情況再發生。Blackwood Brothers 的團長James Blackwood也出面道歉,說自己做了「不道德的行為」。

 

不過獎都頒了,即使GMA取消了1971年全部的獎項,還是有一些獲獎者拒絕放棄他們的獎項。

 

其實Blackwood Brothers也是非常知名的南方福音團體,入選了福音音樂名人堂,至今贏過8座葛萊美獎和7座dove award。團長James Blackwood更是傳奇性的人物,不僅是第一屆鴿子獎的最佳男歌手,更是音樂史上唯一一人,連續28年都獲得葛萊美獎提名,直到2002年過世時,總共被提名31次,贏了9座葛萊美獎。雖然發生了這場風波,但Blackwood Brothers在福音音樂上持續的貢獻,仍然是不可抹滅的。

到了70年代中期,鴿子獎的發展漸趨完整,在福音音樂界也逐漸成為具代表性的獎項。但此時另一個問題浮現了,那就是種族和樂風的對立。

1970年代和1980年代,南方福音音樂與新發展的Jesus music耶穌音樂和流行基督教音樂之間,出現了緊張和衝突。

*什麼是Jesus music呢?其實是跟著Jesus movement耶穌子民運動 一起發展出來的樂風。耶穌子民運動(Jesus Movement)是二十世紀60至70年代在美國西海岸發生的基督教運動,起源於恰克•史密斯Chuck Smith(pastor)牧師的各各他浸信會(Calvary Chapel)與杭亭頓海灘(Huntington Beach)的所在,並在80年代消亡之前發展到北美和歐洲。它是在嬉皮反文化運動中最主要的基督教元素,參加運動的成員被稱為耶穌人Jesus People或耶穌怪胎Jesus Freak。

(耶穌音樂代表: Maranatha Music)

耶穌運動主張恢復信仰和早期基督徒的原始生活,因此,「耶穌人」常常把教會、特別是美國的教會視為「叛教者」,並採取一貫的反文化政治立場。耶穌運動的神學也呼籲,在必要情況下,回歸簡單的生活和禁慾主義。

真的滿有嬉皮文化的影子!也因此,耶穌運動的參與者與傳統教會的對立,是不言而喻的,這當然也反映在對基督教社群非常重要的音樂上面。

也有很大一部份原因是,當時的南方福音保守派一直抵制種族融合,即使他們越來越接受融合,接納的速度仍非常緩慢。而基督教音樂的新發展,給消費者帶來了新的選擇,導致南方福音越來越被聽眾邊緣化,並在GMA中失去影響力。這也讓許多南方保守派更討厭搖滾樂等等流行風格,其中包括許多GMA協會的會員,他們認為GMA致力推廣這種新的福音樂風,表示該組織基本上正在與”仇敵”結盟。

精彩回顧:Larry Norman — Why Should The Devil Have All The Good Music

隨著南方福音音樂的影響力漸漸式微,他們就自己成立了一個南方福音音樂協會「the Southern Gospel Music Association」然而1985年,該組織還是被GMA吸收了。1995年成立了一個新的、獨立的南方福音音樂協會,目的在於保護南方福音音樂的歷史和文化,與前面這些風風雨雨無關了~James Blackwood也是創辦人之一喔!

不過到底這些新的福音音樂有多突破傳統,讓南方福音的擁護者這麼感冒呢?我們就來聽聽1986年基督教重金屬搖滾團體Stryper,在鴿子獎典禮上表演的這首歌Makes Me Wanna Live吧!

表演完主持人還開玩笑的對著天上說“你聽得還好嗎?”

從這些事件中,我們也可以看到GMA對不同風格、不同世代兼容並蓄的精神,只要是敬拜上帝的音樂,不論什麼形式都給予肯定。而GMA致力於推廣福音音樂給普羅大眾,當然也要跟上時代的腳步啦~第一個電視頒獎典禮是1984年第15屆GMA鴿子獎,在基督教聯播網播出,此後持續每年都進行電視轉播。

在1988年,鴿子獎也新增了最佳搖滾專輯/歌曲、以及最佳鄉村專輯/歌曲的獎項。

1990年更邀請到鄉村天后Dolly Parton演唱He’s Alive,前面一人獨挑大樑、後面加入詩班,情感澎湃啊~

到了1991年,鴿子獎更加入最佳饒舌/嘻哈專輯和歌曲,讓GMA更趨近多元樂風,擁抱不同音樂文化、但敬拜同一位神的作品。雖然1994-1995因為報名人數不足,沒有頒發嘻哈類獎項,但隨著饒舌音樂逐漸走入主流,也有越來越多喜愛饒舌的基督徒音樂人,影響著下個世代。

我們一起來聽聽看1991年的第一首嘻哈得獎作品,居然是The Winans的歌啊!

走入世界、走入主流之後,勢必也得面臨更多挑戰,例如在眾多報名的優秀音樂人當中,除了評比技巧、編制、概念(體與魂的部分),也必須檢視,這些音樂是否符合福音音樂的定義(靈)?只要給人正面影響,就算是福音音樂嗎?還是必須觸及更深的層面?

1998年,GMA發表了福音音樂的新定義。根據該定義,要有資格獲得鴿子獎,音樂必須具有以下歌詞:

#基本上基於歷史正統的基督教真理,包含或源自聖經。

#對神的崇拜或讚美他的作品的表達;和 /或。

#通過基督與神關係的見證;和/或。

#明顯受基督教世界觀影響或驅使,寫下的歌詞。

在這個新標準頒布之前,合格的音樂是有在基督教書商協會Christian Booksellers Association附屬的商店出售的CD。不過這個標準公布後,隔年的鴿子獎遭到許多音樂人和聽眾抱怨,因為有13首參賽作品因為「太世俗」被取消資格,其中包括知名福音男歌手Michael W. Smith的”Love Me Good”,諷刺的是,”Love Me Good”不僅是基督教電臺的冠軍單曲,去年1998年鴿子獎典禮的開場節目,就是由Michael W. Smith演唱這首”Love Me Good”!

也許標準真的嚴苛了些,如果歌詞都是硬梆梆的經文或大道理,誰還想聽福音音樂呢?於是鴿子獎趕緊修正規定,而許多在1999年被取消資格的團體,在2000年都紛紛獲獎,包括Michael W. Smith也贏得Song Writer of the Year的獎項。

而鴿子獎成為全國性盛會、又進行電視轉播之後,當然有更多非常紅的福音歌手、甚至基督徒主流歌手,願意獻聲表演,共襄盛舉也表明自己的信仰。GMA的官方頻道,收錄了幾個像這樣的經典時刻,除了剛剛我們聽的桃莉芭頓之外,1998年Whitney Houston 演唱閉幕歌曲I Go To The Rock,簡直將現場變成了大型黑人教會!

經歷前面這些變革,鴿子獎在2000年之後,獎項上似乎就沒有太大的變動,可以說順風順水的又接連舉辦了將近20年的時間。而在去年2019年,是鴿子獎50週年,場面當然非常盛大,找來許多ccm界天團天王表演,如Hillsong Worship、MercyMe、Kirk Franklin等等,而我們介紹過的、熟悉的歌手們Lauren Daigle、For King and Country也都在去年獲獎。

但是,沒想到就在去年,發生了一件事,就是鴿子獎居然得罪了靈魂福音天王Kirk Franklin?!

我們先來聽聽50週年的表演,由鴿子獎常勝軍Steven Curtis Chapman, Michael w Smith, cece Winans and Amy Grant帶來的組曲演唱,根據主持人的介紹,這幾位歌手加起來總共拿過超過100座鴿子獎喔!

原來在2019年,Kirk Franklin在獲頒Gospel Artist of the Year的獎項時,在得獎感言中提到同年發生的槍擊案,一名白人警察開槍擊斃了一名黑人女性Atatiana Jefferson,而且案發地點是在這名女性自己的家中!Kirk Franklin在感言中呼籲大家不僅為Atatiana的家人禱告,也為這名警察及他的家人禱告,但事後他卻發現這段感言在轉播時被剪掉了,令他感到非常「心碎和失望」。Kirk Franklin也宣稱,他決定杯葛轉播的頻道,以及GMA協會和鴿子獎,直到有「保護並擁戴有色人種的具體行動」出現為止,特別是在福音音樂領域,他強調有色人種為此貢獻許多,不管是才華和金錢方面。

而GMA也火速做出道歉回應,聲明並沒有不尊重任何音樂人的意思,也承諾日後會作出改善,才結束這場風波,隨後也上傳了Franklin’s speech的完整版。

我們一起來回味一下天王的這首2019得獎歌曲Contemporary Gospel Recorded Song of the Year , Love Theory~

 

CCM All Stars

帶給您最炸的美國流行福音歌曲和藝人介紹!
主持:堯堯/ 涵真

CCM (Contemporary Christian Music) 中譯為「現代基督教音樂」,又稱作「流行福音歌曲」,指的是注入了當代流行音樂元素的敬拜詩歌。

早期的聖詩氣氛莊嚴,強調突顯上帝神聖的形象。1950年代,當搖滾樂開始流行時,傳統教會不能接受這種聽起來世俗放縱的音樂,甚至認為搖滾樂就是撒旦魔鬼的音樂。到了70年代初,一群自稱耶穌子民的年輕時代,開始了一個Jesus movement 耶穌運動,也帶起了一個全新的流行敬拜讚美詩歌風潮,改變了全球教會崇拜的方式,也讓福音音樂走進人們的生活。

現今,基督教流行音樂已經是美國音樂產業裡相當重要的一塊。就讓每週二晚上10點鐘的「CCM ALL STARS」讓堯堯和小靖為您打開流行福音音樂的眼界吧!

error: Content is protected !!
X