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去吧!永不回頭》第八篇角落寄生

在自己生活的角落中,對於命運的無奈與屈服,我們還能怎樣?誰還擁有做夢的能力,是麻痺了還是被環境同化?
每個人都很想求進步或追求屬於自己的夢想,然而汲汲營營的日常,除了忙碌還剩下什麼?日復一日地工作,忙著讓家人溫飽,人生的希望、心中愛的種子與夢想,是否也像被經年累月一車接一車的垃圾給掩埋一樣,被工作、應酬一一掩埋了?

街邊睡覺

回來印度幾次,發現很多在街邊生活的家庭,也思考著如何才能協助他們,於是抽出幾天到街邊睡覺,感受一下他們的感受,也可以幫助我思考協助的方向。
第一天晚上十點多,穿著外套出門,找了一個奶茶攤旁邊,光著腳在睡袋裡面,剛開始很難入眠,大概躺了兩個鐘頭才睡著。不知睡了多久,腳底下突然有毛毛的東西在動,低頭一看,原來是一隻大老鼠,索性把睡袋拉開直接蓋在身上,到了半夜,覺得臉上癢癢的,伸手一碰發現是蟑螂在爬。第二天晚上決定不帶睡袋,只帶了紙板,這天晚上睡得比較安穩。不過隔天一早被人踢醒,對方的意思好像是叫我不要睡那個地方,原來被趕的滋味是這樣不好受,覺得自己就像個流浪漢。
經過被趕的經驗,於是第三天晚上就換了另一個地方,是馬路邊與堤陂交界的天橋下,那邊有很多的流浪者,多半是以家庭為組合的,到了深夜有點冷,還好有帶睡袋,睡到一半時突然有人摸我的頭,我嚇得叫出聲來,原來是一個五、六歲的小女孩半夜睡不著起來玩。隔天清晨五點被車輛的聲音吵醒,幸運的是沒有被踢。

睡街頭的感受是過往生命不曾有的體驗,跟露營是截然不同的感覺,與在家中睡覺無很大分別,只是室內與室外的區別。回想這三天,感覺他們是缺乏安全感的,隨時可能會被蟑螂、老鼠、野狗咬,甚至被人踢、被欺負,尤其是單獨睡的女子,甚至會被性侵,所以有時走在暗無街燈的路邊,不小心還會踩到一個用單薄的紗麗從頭到腳緊裹全身的單身女子,彷彿那片薄薄的紗麗就可以將她隔絕於隨時可能出現的暴力與性侵,讓她得到一片薄薄的安全感。
除了睡街邊,也試著與他們進一步接觸,我帶著兩個便當盒,一人一個,陪在旁邊一起吃,彼此都沒講話,通常進一步跟他們說話,他們會迴避或是走掉,持續幾次後,感覺上他有點熟悉了,不安全感慢慢放下來之後,我們才有交談,雖然我聽不懂他說什麼,但他卻願意敞開跟我講話。有次聊天時,我發現他的毛毯都破了,隔天我再來的時候拿一件新的毛毯給他,他就願意收下。
普世的價值觀認為要給他們一個家,安置到一個收容中心或中途之家,但事實上,我只能說有些,其實不需要家,因為這是他們的生活狀態,那份不安全感也許很難消失,他們對人和對自己的信任感,也不容易建立,無論是他們過去經歷的傷痛,還是對未來的恐懼,都需要花很長時間取得他們的信任感,才可以間接地讓他們感受到溫暖與愛。


垃圾堆裡的寶藏

前幾次來印度時留意到這個貧民窟的小聚落,這次便決定與他們接觸,有一天在橋上看到一群小朋友在垃圾場撿垃圾,於是花了三、四天與這些小孩相處,慢慢接觸取得他們的信任,再請一個小孩帶我去他家,取得他父母親同意後,與他們相處兩天。第一天中午,我跟著小孩去垃圾場找吃的,主要是找果皮以及餐廳丟棄的食物。我撿到了一半雞翅,小孩看到了興奮得

大叫,下午兩點我們把找到的寶物帶回家,沒多久媽媽帶著另外一個小寶寶回來,她把我們帶回家的食物分類,可以吃的洗完之後先煮沸,再加一些印度的辛香料,煮成一道菜,配印度的饢餅,那隻雞翅可能是壞掉才被丟棄,但因為有加印度的香料,所以吃起來沒有什麼異味,中餐及晚餐就是吃當天從垃圾場帶回來的食物。
心裡疑問為什麼不是晚上撿垃圾而是中午,原來那一區都是早上收垃圾,大家會把前一天的垃圾收集好,等第二天早上再丟,所以中午的貨源是最多的。晚上跟這家人一起睡地板蓋毯子,第二天就離開。

以前在影片中看過,這一次是親臨現場目睹並實際動手,跟著這些小孩到垃圾場撿垃圾,眼睛所見,鼻子所聞,以及腳一踩下時就陷入垃圾中,在在都是感官上的一種挑戰,但在那個當下也不去多想,撿拾過程中,也從中看到一個社會的階層生態鏈。
睡街邊與街友相處,以及跟小朋友和他的家人兩天的生活,想藉著與他們同處一條線上,學習到他們是如何維持他們的生命,這就是他們的生活,肉體生命的維持超脫了我們一般人的局限,雖然撿拾時食物有酸臭味,經過烹煮後仍是可以食用的,他們可以吃,我有何不可?回想起他們有難受,但也有開心,他們並非等於施捨,而是與我們一樣自力更生的生存著。


雅各書2:5
我親愛的弟兄姊妹們,你們要聽:上帝揀選世上的窮人,使他們在信心上富足,又讓他們承受他應許給愛他的人的新國度。

error: Content is protected !!
X