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去吧!永不回頭》第九篇從水而生

從水出生走向重生,再從重生走向命定,生命如同恆河一樣不停流動,每一刻的當下都能成為重生的契機。我們是否能在每一個呼吸之間看見並接納自己?恆河從不掩飾,而是接納一切所謂的好、壞與髒亂,以及生與死,生命展現出的形式、內涵,沒有標準答案,而是要用心去感受。

恆河的味道

離開加爾各答後與在垂死之家認識的一位新加坡朋友Crystal一起前往瓦拉納西印度聖城,當我們一同前往火車站時,碰到也在垂死之家服務的加拿大籍Sophia也要前往瓦拉納西,她來印度大概七、八次,之前在瓦拉納西時有緣分認識一些貧民窟家庭及孩子,所以這次來印度有時間就過去探望一下,詢問了Sophia,她很願意也帶我們一起去關懷,最後我們三人安排住在同一間旅店,相互照顧。

恆河是印度的聖河,也是周邊居民維持日常生活所需的命脈,是南亞的一條主要河流,流經印度北部及孟加拉,然而有一條分流在加爾各答的胡格利河。
在西藏時看過天葬,瞭解肉身死亡回歸到大自然中,然而在印度對於肉身死亡則是用不同的方式進行回歸,普遍印度教徒都認為在瓦拉納西死去就能夠超脫生死輪迴的厄運,所以很多的亡者在恆河河畔邊火化,然後將骨灰灑入河中,也看到許多因貧窮不夠支付親人火化所需柴枝量的費用,因而只能送至一半,這比真正面對親屬死亡來得更為的痛。

行走在煙霧迷漫的河畔,充斥著濃濃柴燒味與夾雜著誦經聲,看著許多人在恆河中沐浴,舀起聖水洗滌身上罪惡的靈魂,雖然河中還有許多漂浮未燒盡的木材,以及未燒完全的軀體,載浮載沉,但仍不會影響洗滌靈魂之人,所有生活與生命都在聖河中呈現出來,富有生命力的一條河感染了我,也讓我再度學習死亡。

每日上午及傍晚都到河畔,用雙手捧起了水,打濕在臉上,再用雙手捧起了水,打濕在頭部,然後用雙手捧起了水,飲用喝下,水中有著淡淡的土壤味,再次用雙手捧起了水,再次飲用,連續三天同一時刻都沉浸在這富有生命的河畔。在印度每個人生命的際遇都有所不同,有的生命結束點在街頭;有的在收容中心;有的在醫院中;有的在家中,然而當時候到來,差別或許只有,有無人陪伴。


接生

有天Sophia帶著我跟Crystal去探望之前貧民窟的家庭及孩子,Sophia帶著我們在有如迷宮一般的狹窄巷弄中轉來轉去,終於到了她一直牽掛在心上的家庭,這個單親家庭成員共有六位,小孩母親帶著四個孩子,三女一男年齡分別在二至十歲,還有一位七十歲的老母親,在一間約五坪大小的屋子共同生活。

小孩的父親在一年前就不知去向,我們在屋內跟小朋友玩時,隔壁鄰居過來並且很大聲喊著孩子的母親,神情慌張地說了很多話,孩子的母親立刻衝了出去,我們趕緊跟出去看看發生什麼事,結果看到一位孕婦倒在馬路上,血沿著她的腳流出,情急下立刻問Sophia有醫院?或是產婆?Sophia說不知道,該怎麼辦?這時Crystal說沒辦法了,我們來吧!Crystal叫我去找熱水,我就把打火機點燃,上面放著礦泉水瓶給小妹妹看,小妹妹就抓著我的手到隔壁鄰居家中,看到有煮食的土爐,就叫小妹妹去拿木柴,此時Crystal已經在幫孕婦接生,Sophia也幫忙抓著孕婦的手,我立刻回隔壁煮水,小妹妹們已經生好火,我把水放進鍋中就開始煮,然後過去問Crystal還需要什麼嗎?她突然說剪刀!剪刀!我用比的給小妹妹們看,她就拿給我了,Crystal說記得消毒,我心想消毒…就回到隔壁把剪刀放入柴火中,再準備一小盆冷水,就叫小妹妹去恆河邊裝一桶水過來。

到此刻已經快一個半小時,我問小妹妹們媽媽及奶奶去哪裡,她們說不知道,我猜想應該是去找人幫忙了。吶喊聲不斷地從屋內傳出來,我也很緊張,等了約半小時左右,Crystal大喊William熱水冷水剪刀布都拿過來!統統拿過來!全部拿過來!要出來了!要出來了!我趕緊去隔壁,把燒好的水和冷水桶一起拿過去,再回去從火堆裡拿出剪刀和小盆冷水一起帶過去,Crystal要我先拿著布,在旁邊等著,要Sophia將孕婦扶起半坐著,並從後面環抱著她,隔沒多久站在旁邊的我看到小嬰兒的頭慢慢出來了,接著手臂也慢慢的出來,然後上半身也出來了,最後整個出來了,是個小女嬰!Crystal抱著小女嬰拍幾下,小女嬰哇哇地哭出聲,我們大喊yes!Crystal把小女嬰放在我的布上,同時拿著燙的剪刀在冷水中泡一下拿起來,將臍帶剪斷,然後拿布用溫熱水幫小女嬰稍微擦拭掉身上的胎脂,再重新換一件布包裹著小女嬰遞給孕婦,在孕婦身後的Sophia早已哭到不行。過了半小時,小女孩的母親及奶奶回來了,後面帶著兩位婦女,看起來像是產婆,她們一進門看到小女嬰已經平安出生,都很驚訝,將孕婦及小女嬰交給她們後,我們三人到外面高興的抱在一起哭,我們非常幸運有Crystal

在身邊,雖然她的專業不是產科,但有相關的醫學知識,而我們也沒有接生的經驗或足夠的醫療知識,在醫療風險上雖然很大,但還是做了,也不知從何而來的勇氣去面對這突如其來的接生,只依循一些知識及資訊,因地制宜,大幸沒有發生任何問題!小女孩們的母親及產婆出來了,並雙手合十說著Thanks!Thanks!
我們三個討論了一下,有沒有機會再來看她們也是未知,於是把扣掉交通旅費後,可以拿出的費用集合起來,約三萬盧比,一萬給小女孩們的母親;二萬給小女嬰的媽媽,當作後面所需的開銷,夜幕低垂,道別後我們就離開回到旅店。


恩賜

看到孕婦大著肚子,血從她腳上流出,讓我回想到前妻在一次懷孕時,因為子宮外孕導致胎兒不穩定,在廁所中血從她腳上流出,血中夾帶著塊體,因而滑胎,保不住這個小生命,或許是想彌補一個生命吧!所以當時我只想著一定要幫這小生命誕生出來。真實看到小嬰兒從母體出來,當把小嬰兒放在我手上時,當下有著一個當父親的真實感受與感動,將臍帶剪斷時,我明白了,原來上帝要讓我真實看到,並交到我手上,讓我觸碰到最真實的愛,最本質的愛,找回最原始的愛。
那時她們不肯收下我們的禮物,因為覺得我們幫助了她們,但是,事實上我們並沒有幫助她們,而是上帝透由她們,恩賜了新生命小女嬰給我們,對於我們而言,這份重生的禮物非常的大,真的非常的大。

從水而生,『恆河,是生命的終結站,也是生命的起始站。』唯有神的恩典,才能藉著出生與死亡這平凡的水,如此巧妙安排這份生命的際遇、生命出生的學習,全都在當下真實經歷,而這新的生命,是誕生在我們手上,由我們迎接,這是恩賜,也是對我們所有人的祝福。

      God's Love in Words, Burdell Brown - Christian Faith Publishing

IMG_0652

作者介紹:羅威廉

作者羅威廉,自2012開始追尋人生的使命,毅然決然撇下一切,只為自己留下兩套衣服,去到印度、尼泊爾、雲南等地。體驗人生最底層的生活,他和街友睡在馬路上,喝恆河水,撿垃圾桶的食物吃。去到德蕾莎修女創立的垂死之家,幫皮膚潰爛病人洗澡….

後來他帶領了很多志工在許多徧鄉,為孩子買牛蓋牛棚、廁所、蓋教室、農業投入….幫助了很多人! 全職投入為人靈服務,目前服務地點在印度加爾各答、尼泊爾、中國大陸雲南。

《去吧!永不回頭》專欄,將由威廉導遊一步步帶我們走進您從未體驗過的生命歷程!

error: Content is protected !!
X